当前位置:专题报道 | 正文 | 详细
2017年04月26日

发掘志愿服务价值 关注人的精神需求

来源:中华志愿者协会 2013-07-16 14:51:57

      2013年6月15日下午,两岸公益论坛分论坛之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文化构建,与会嘉宾主要围绕企业公益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深入探讨企业从事公益事业的理念和视角、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等问题。图为纳比艺(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华志愿者协会理事王磊发表讲话。新华网 李想摄

前些年,因为喜欢欣赏和收藏油画,经常流连于各地的当代艺术大师展;多数画是刚看过就忘了,唯独一幅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吴冠中先生的一幅画作,画面中间隐隐约约有一行字:光天化日、提灯觅人。为什么大白天,要打着灯笼找人呢?30年来,高速的经济发展,我们所处的社会过于物化,以至于人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09年起,在一只小猴子的感召下,我也加入了志愿服务。现在每年拿出1/3左右的时间在一个公益基金会和一个全国性的志愿服务组织从事义务工作。几年的志愿服务经历让我受益匪浅,同时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像其它行业一样,太多的公益活动过于注重表面的事,而忽略了背后的人。

有的官办公益组织,安排了一堆退休的、半退休的政府官员,一年到头,只有某个纪念日时搞一场活动,这是为了应付主管机关的检查,不做不行。有的公益机构,只在35日、54日等特殊日子扎堆组织活动。曾经出现过一个养老院的老人,在某个特殊日子,被不同单位安排的所谓“志愿者”洗了四次头的怪现象。有人编排说:雷锋精神确实好,三月里来,四月跑。

 

这种对人的忽视更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

其一是:不重视被助者作为人的尊严。

还记得么?有个人,捐助现金后,让受助者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兴高采烈的自己举着收到的钞票拍照,完全不顾及受助者的感受。

其二是:忽略助人者的精神需求。有些机构,在组织志愿活动时,只从机构的角度出发,注重形式、注重宣传效果。

    

   今天主要想围绕如何通过关注志愿者的精神需求参与志愿服务,谈谈自己的感悟和实践,希望有助于大家思考。

    

   为什么一些志愿服务机构会违背志愿服务的核心精神,组织一些不靠谱的活动,出现荒唐的结果呢?

   首先,是对志愿服务的核心精神领会不清。关于什么是志愿服务,根据教科书可以罗列N条内容;但让我说,志愿服务的核心是:自愿、自发、自下而上、自内而外。

志愿服务远不是擦擦玻璃、扫扫地、到35日照顾下孤寡老人,这样简单;志愿服务是行为,更是需求;是组织社会化的需求,更是社会组织中各个个体的内在需求。

上大学时,都学过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我们今天把它简化:可以描述为人生有四类需求:

 

     4.永远地活着

     3.快乐而安逸地活着

     2.安逸地活着

     1.活着

为了满足第一类“活着”的需求,人们必须有吃、有喝。为了满足“安逸地活着”还要有房、有车。这两类需求有个共同点,就是有物质就行,或者说,挣到钱就可以满足。

到了第三类需求,则出现了大不同。要想快乐而安逸地活着,没钱是不行的,可光挣钱、光有物质也不行;有钱不一定快乐,往往花钱才会快乐。举个例子:你花60元去看场电影,你得到什么了,什么物质的东西也没有得到,没有挣钱反而花钱,但花完钱后你得到了精神满足,你快乐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头一次接触“志愿者”这个概念时,让我很是困惑。从一份报纸上看到,香港市民自己花费2000港币,参加义工专业培训班,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志愿者培训;看到这个消息非常不理解,当时我和妻子已经工作六年,每人每月工资只有几十元人民币;到那时为止我们还借住在只有9平方米面积、低于地面一米的小平房里;二人六年工作的所有积蓄都折合不到200港币;按我当年的想法,在香港那样的商业社会,做好事应当获得收入才对啊,即便不获收入,也不至于自己花钱去学习怎样帮助他人吧?

直到20多年后,我自己主动地想要参与志愿服务、开始主动关注志愿服务,才逐渐地有所体悟。

“志愿服务”其实是一种精神需求,这类精神需求是建立在物质需求相对满足基础上的。人们花费自己的时间、物质、金钱去帮助他人,获得精神上的满足。现在社会,有人用权力证明自己的价值;有人用财富证明自己的价值;而“志愿者”则是通过帮助他人实现了自己的价值。证明“我”是一个被需要的人。

 

生命中最顶级的需求则是灵魂需求。绝大多数人都希望永远地活着,但究竟能有几人呢?很少很少,大家想想2500年来,谁被人们一直念叨,永远地活在人们心里呢?他们为什么能活的这样久?还不是因为不断地帮助他人、帮助所有人才得到永生的吗。

 

所以,可以小结下:为了满足前二类需求“活着”和“安逸地活着”只要有“收入”就可以。而要满足后二类需求“快乐的活着”和“永远的活着”则必须有“付出”才行。

 

2010年,为了筹建志愿者协会的事情,我与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现任中华志愿者协会会长的周铁农先生有过一次交谈,我向委员长讲了自己的二个想法,一是近期在琢磨的一个问题: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我说基本有些想明白了,其实人一辈子最需要的是被需要。还没等我说完,老人家接着说:对啊!如果我们不被社会、不被家人、不被朋友所需要,那我们也就该走了。我深信这是一位智慧老人的心身感悟。

第二个想法是:同样道理,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它最需要的也是被需要,这是它长期存在的基石。志愿者协会,官方的期望是用它来管理志愿者,但是,我们想过么,志愿者都是自发地从事志愿服务的人,他们一不向组织要钱,二不向组织要权,我们凭什么管理人家?人家凭什么要听我们的?没有这个道理。要想引导志愿服务向良性方向发展,唯一的出路是协会要立足于服务志愿者,满足他们物质和精神的需求。只有这样,志愿者协会才有存在的价值。委员长基本赞同我的观点,并在当年的国际志愿者日活动中亲手开启了我们为全国社区志愿者打造的网络服务平台。

 

为什么想到打造志愿者网络服务平台呢?这完全是基于对志愿者精神需求分析基础上做出的决策。

    通过调查,我们了解到:国内的志愿服务体系建设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有着巨大的差距。在欧美发达国家,一位公民若想参与志愿服务,可以很方便地从周边社区找到志愿服务需求信息,可以很容易地在当地参加志愿服务培训和参与志愿服务;政府和社会都有相应对策支持志愿服务,比如在美国马里兰州,志愿服务时间有人记录并且可以储蓄,父母的志愿服务时间可以转让给子女,也可以在老年时换取他人给自己的志愿服务;这被称为“时间储蓄银行”。在加拿大,参与志愿服务是不会被支付报酬的,但是可以获得企业提供的加油补贴。

    而我们国内的志愿者则没有那么幸运,要想自发地参与志愿服务非常不容易,信息极不对称。想要参与志愿服务的个人不知去哪里寻找组织;想组织志愿服务的机构也不知如何更广泛地发布信息,从哪里更快、更好的招募志愿者。更多的情况是蓝领、白领、粉领、金领们,有爱心却没有时间,渴望找到一些不耗费很多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服务他人、奉献爱心的志愿服务模式;当然,所有志愿者都愿意看到有一个权威公益机构能够把自己奉献的爱心永久记录、保存,不指望有生之年能换到什么,只是看到自己的奉献,心情已足够愉悦。

 

发现需求、满足需求,从而实现机构的价值;这不正是我们企业人的强项吗?如果都和别人一样去擦玻璃、扫地,怎么体现出我们企业人进入公益领域的差异性呢?怎样体现企业人进入公益领域的自身价值呢?

于是,我们沿着需求走,自主开发了基于互联网的全国社区志愿者网络服务平台【www.izhiyuan.cn】和应用于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客户端-志愿星。

目的就是要满足志愿者的精神需求,让他们非常容易地找到附近可以参与的志愿服务;非常方便地随时随地参与志愿服务、奉献爱心;非常准确、完整地获得志愿服务记录。      大家知道,雷锋做好事从不留名,但雷锋记日记啊;正是由于留下了日记,才使得雷锋“助人”、“利他”的精神,流传世界。我们的网络服务系统,在内部被戏称为“给雷锋记日记”,其实是为志愿者提供志愿服务时间记录,力求让善良激励善良、让善良感动善良,从而带动更多的人们走入公益领域,迎接全民公益时代的到来。

这个目标太过宏大了,与此相比我们有些不自量力。

还好,我们是企业人,有着企业人的思想方法,仍然沿着需求去寻找出路。

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已经注册的志愿者达到近5000万人,要想服务好如此庞大的群体,需要强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怎样获得呢,又去募捐吗?不行。那是条别人走过的老路,它不是我们的菜;我们的乐趣在于发现需求、满足需求。

谁会对志愿者这个群体有需求呢?首先我们需要对志愿者群体做个简单的概括。有一天,偶然和国家民政部社工司孙建春司长聊天,当时他主管全国的社工和志愿者。孙司长开玩笑说:志愿者是一群快乐的人,在做快乐的事;我说描述志愿者可以用八个字:不穷的人、不坏的人;穷人没能力去做志愿服务,坏人没心思去做志愿服务。

好啦!5000万“不穷不坏”“愿意为了快乐”付出自己时间、精力、金钱的人,难道会没有价值?绝对不会。

那么,谁最会对这个庞大的“好人”群体感兴趣呢?我们随即想到了金融机构,因为他们都有个“黑名单”,就是记录那些信誉不好的人。我们不知道谁是坏人,但我们知道谁是好人啊。记得小时候经常背诵一位伟人的话: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我们虽然还无法记录谁是“一辈子做好事”了,但我们已经可以记录谁“经常做好事”啊。一个经常做好事的人,基本上就应该是好人吧。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不仅金融机构,电信机构、互联网运营机构都对这个庞大的“好人”群体有需求。并且愿意为“好人”群体提供相应的优惠、补贴或奖励;对我们的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强大的支持。

 

由此,我们完成了一个小小的良性循环。通过技术手段,满足志愿者个体的精神需求,汇聚了一批好人;通过挖掘这些好人的群体价值,满足金融、电信、网商等行业对好人的需求,从而为好人们争得更多的优惠和支持;这又满足了志愿者的群体性需求,让社会看到,好人可以得到好报,并且在现世报;带动更多普通人成为好人。实现服务社会、促进社会发展的目标。

 

当然,这仅仅是长征的第一步,我们深知“任重道远”。我们努力着,力争在十年内打造出一个独具特色以志愿服务数据为核心的、中国公益领域的“穆迪”。

 

 

 

最后,让我们回到前面提到的那只猴子上来吧,给大家讲个真实的小故事:

 

故事发生在幸岛(Koshima),该岛位于日本宫山夸最南端的半间市境内,岛上有大量猴子,是世界灵长类研究基地。20世纪50年代,为了研究猴子的行为习惯,动物学家们在沙地里留下了一些甘薯。刚开始,猴子们带着沙就把甘薯吃了。偶然一次,有只小猴无意中把甘薯掉落水塘,再捡起时,没有了沙子,吃起来畅快。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受到了关注,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后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大概是午夜时分,在月光下,岛上所有的猴子都在洗甘薯;那一刻的图景,动物学家们说就像是在迎接新纪元的到来。由此,人们得出结论:任何一只小猴都不能忽视自己的影响力。

 

近几年我四处在讲这个故事,并自诩为公益领域中的一只小猴。希望在座的各位今天听完故事后把我忘掉,记住这只小猴,学习这只小猴。更高兴的当然是看到大家也能屈屈尊,返下祖,成为公益之猴,把对社会的关爱传播开来、传递下去。谢谢大家!